爱尚小说网 www.23xs.com.tw,最快更新非你不爱最新章节!

    陆沐是二十二岁的时候见到傅凌的。

    傅凌那个时候才三十岁不到,在家族强有力的后台支撑下,毕业之后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地从基层一路做上来,在S市政界平步青云也极少有人提出质疑。

    所谓天之骄子,青年才俊也是不过如此,从政的人多少都极会与人打交道,至少那个时候从来都与人淡薄疏离的陆沐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他和别人不一样。

    “陆小姐。”傅凌下班之后从市委开车到工作室,陆沐已经提着包准备走了。

    “又要来麻烦你了。”他眉眼清俊,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容看着她,“今天如果预约了一幅,要等到什么时候能来取?”

    陆沐毕业之后完全没有听从从事教师职业的陆父陆母的意见留校任教,而是选择了一个在当时完全鲜少有人听闻的工作为生计——跟着从海外回来的前辈做定制的刺绣。

    “大后天吧。”她把包暂时放了下来,拿起桌上的笔在本子上又划了划,“是找李老师定制吗?”

    “找你。”傅凌看着她低头写字时的侧脸,修长的手指扣了扣桌面,“上次你做的那幅我妈妈很喜欢。”

    她听了他的话握着笔的手一顿,半响难得多问了一句,“这幅还是做给你妈妈么?”

    “不是。”他将皮夹子里的现金点给她,“是给从邻市来的朋友。”

    送刺绣的话,那个朋友应该是个女的吧?陆沐心里这么想着,将收据递给了他,神色淡淡地说了一句“再见”。

    傅凌接过收据,手指不经意间滑过她细嫩的手指,转身离开时看着她低头沉思的样子,隐在嘴角的笑容又深了几分。

    ***

    傅凌过来的次数愈加多,陆沐知道他是市政委的干部,每次他来预约定制的时候,她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多加留意他一些,却从来没有在他身上发现半分烟尘薄埃。

    他懂得比想象中还要多,过来的时候看到她摆在桌子上的书和画,还兴致勃勃地和她谈论起来,他说话音调平缓、语速也稳,陆沐听着听着,望着他的脸庞就有些出神了。

    “陆小姐?”傅凌见她不说话,伸出手在她眼前微微晃了晃,半响沉声道,“小沐?”

    那声“小沐”让陆沐顺手把放在眼前的钢笔墨瓶都不小心翻了下去,乒乒乓乓一片慌乱,从来都淡然沉稳的女孩子终于还是羞红了脸。

    这时天色已经暗了,傅凌揉了揉额角,忽然慢慢伸手扣住了她的肩膀。

    “小沐,你和我在一起,好不好?”他臂弯里扣着的人明眸皓齿,长得最最好看的那双眼睛都蒙上了点薄暮,再也不是平常拒人千里的模样。

    毕竟都还年轻,陆沐心里通通地跳,看着年轻男人英俊的脸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像初见时那句彬彬有礼的“打扰了”,尾音绕在心头,哪怕连未来一丁点都摸不着,也再挥之不去。

    …

    陆沐家是S市很普通的家庭,算是小小的书香门第,傅凌曾动过帮她换一份工作的念头,但是由于她个人的种种推拒到最后还是作了罢。

    夏天的晚上陆沐在家里吃了晚饭,轻手轻脚地开门下楼去,他早已经等在了楼后的小花园旁,看到她过来了,几步上前把她扣到怀里。

    “想不想我?”傅凌低头轻啄了啄她的额头。

    她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你出差我看不到你,没有人和我吵架了。”

    他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脸庞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咬着她的嘴唇一字一句地道,“你以后嫁给我,你乐意的话就可以天天吵。”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

    不过是这样调侃般的话听在陆沐耳里却更像一句誓言。

    一听也就是一辈子。

    “下周末和我回家见见我爸爸妈妈。”他半响揉了揉她的发说道。

    他用的是陈述句语气,陆沐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感觉得到他平时蕴着的较强硬的气息,仔细想了想之后没有反对,还是顺从地微微点了点头。

    ***

    傅凌基本是傅家压在S市市委最最重的一个码,周末他带了陆沐回傅宅,当时在场的一直急着帮傅凌张罗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的家族成员几乎都完全傻了眼。

    “爸,妈,这是小沐。”傅凌不急不缓,把人从身后牵出来,“叫人。”

    “伯父,伯母你们好。”陆沐照旧是神色淡淡。

    之后的发展也自然是在情理之中,几个长辈对着才刚刚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轮番轰炸,盘问家底、质问工作…一个接着一个问题,陆沐看着坐在对面傅凌的父母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再也沉不住气,猛地从沙发上起身就快步朝大门外走去。

    傅凌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听着客厅里长辈嘲弄的唏嘘声,拉开步子就追了上去。

    “你跑什么?”他在门外终于追到她,皱着眉道,“你由着他们问两句又怎么样,你走之后我就能把他们稳下来,现在这样,你要让我怎么收场?”

    “那就不要收了。”陆沐原本脾气就犟,再怎么喜欢他也从来不愿意做妥协的那一方,一甩手就大步从他身边头也不回地走了。

    …

    陆沐不是没想到过会有这种场面,只是在他身旁呆得太久太过安逸,她不愿去想罢了。

    但那时傅凌终究还是放不下她的,冷战了两周,到最后还是找到了她家门口,以不致歉的方式讨饶和好。

    他想她想得痴迷入魔,站在她面前软声细语地哄,陆沐抱着手臂不温不火地看着他,心里却揪成了一团。

    “你爸爸妈妈?”她最终叹了口气,走近了他一点。

    傅凌见状连忙伸手将她扣进怀里,跳过了她的回答细密地亲她的眼角,“小沐,今天晚上到我那里去,嗯?”

    陆沐抬起头淡淡看了他一眼,别过脸咬了咬唇。

    他见她羞怯的模样心里更软,将她环起来搂着就往车子走去。

    ***

    两人感情稳步升温,刺绣的定制也渐渐传播面广了一点,那时候城中有名的望族单家当家单老爷子还正当壮年,为了讨单老夫人欢心,专门请陆沐和她的老师一起去单家做了好几次现场的绣演。

    陆沐行事谨慎,眼观眼地帮着老师铺线,连个正面也没露出来,却还是被单老爷子惯得骄横跋扈的二儿子看上了眼。

    “你在哪里工作?”走之前单群又拦住了她,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突兀之嫌,“我可以去找你吗?”

    “如果要定制你可以直接找李老师。”陆沐穿上鞋子,“我做的不好。”

    “做得好不好没有。”男人笑起来嘴角还有浅浅的酒窝,“只要能见到你就好了。”

    陆沐根本连眼神都没有甩给他,直接跟着老师出了门。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