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www.23xs.com.tw,最快更新非你不爱最新章节!

    城郊的那块地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糟糕,单景川到那里的第一天,迎接他的就是从车上下来一路时不时冒出来的小型爆竹、地上的碎玻璃等,保护在他身边的一众警员,俱都多少挂了点彩。

    负责人一看到警局副局长直接来了,又是惊又是喜,连忙说要先给办个洗尘宴,单景川脸色铁青,让人把受伤的警员先送去医治,脱下外套,厉声对负责人道,“今天下午发全镇广播通告,你让广播室先准备好,镇里最不容易松口的是哪两户,你现在就把名单给我,我马上过去。”

    几个钉子户都是老住户了,一开口拒迁其他人也就一一相应,单景川到门口的时候,旁边的几户都出来看热闹,对着他指指点点。

    “哟,你谁啊。”那开门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妈,手里拿着一把扫把,定着个红艳艳的公鸡头,“不是说了天王老子来了都不搬么?你他麻痹的没长耳朵啊?!”

    单景川脸色未变,拨了号把手机递给了中年妇女,那妇女有些疑惑地瞪着眼睛看他,半响接起了电话,粗鲁地喂了一声。

    几分钟之后,那妇女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挂了电话有些惶恐地把手机还给单景川。

    他看着对方的表情,只淡淡道,“你儿子现在在市区的维修店,过一阵市里要招一些技术工提供丰厚薪资做项目,这里拆迁完之后,新的住房区就在项目基地的附近。”

    那妇女刚刚脸上气焰嚣张的表情一下子换成了一种微愤但又无能为力的表情,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一甩手进屋里去了。

    ….

    “市里这次直接派警局过来监工拆迁,从今天开始,每家住户都必须先后到镇中心的临时调控中心来完成搬迁手续,一个月之内完成搬迁。”单景川拿着耳麦站在广播室里,“若是还有哪家住户有意见,可以直接来调控中心找我谈。”

    夜幕十分,本来死咬着不肯搬迁的住户,规规矩矩地按照广播,从下午开始陆陆续续来做手续,到调控中心下班为止,已经有近五十户人家完成。

    言棋和肖安都留在局里没有过来,贴身跟着单景川的是另一个高级军官秦一,秦一和单景川是一个营里出来,当时单景川升为副局长,他心里一直愤恨是对方的父亲背景深,对单景川很不服。

    可是经过今天一天的近距离共事,他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二十六岁的年轻男人,可以稳妥地调控整个S市的警局总力。

    从以抓住几个最难松口的钉子户的软肋为开始,当头给了那些成团的住户一棒,接下去直接派训练有素的警员,在每条街道进行半警告的搬迁疑问解答。有几个钉子户冲到调控中心找他,他几句话就把那些人的嘴堵得严严实实,几个使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没能迁动一家的负责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副局,你先休息把,房间已经布置好了。”秦一恭敬地等在办公桌边,看着还在处理手边事务的单景川。

    单景川抬头看了看他,“你先回去把,我把手头这些看完,明天一早不要迟起,所有人还是在调控中心集合。”

    秦一走了之后,言棋的电话立马就过来了。

    “锅子,怎么样?听消息传回来说那边的人看到你来都发抖了。”言棋幸灾乐祸地道,“那帮龟孙子一定都被你吓死了把,你前几天在局里的时候脸色就比平时还黑了一倍,跟锅底完全一样……”

    那边他照样还呱噪个不停,单景川却有些心不在焉,拿了电话走到窗边,只听言棋忽然问道,“上次就问你了还不肯说,你到底对姓顾的小姑娘讲了什么啊?听言馨说她这两天心情不是很好,我看你自己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单景川一听这话更加沉默,半响草草就挂了线不让言棋再说下去了。

    那天送顾翎颜回去的时候,她问他以后是不是不会再见面,他迟疑了一会、看着她越来越沉的表情,还是点了点头。

    她在念书,他每天有那么多事务要忙,如果不是因为上次答应她的三件事,其实他们之间根本是没有交集的人。

    可是为什么这两天工作的时候、休息的时候,眼前还是会时不时晃过那张时而发怒、时而大笑的可爱小脸,她怒张的声音好像还就在耳边。

    他的人生,从小开始,便是板滞严谨、有条不紊,除却邵西蓓是他的表妹,他几乎没有接触过其他女孩子,不懂得怎么和女孩子交流,跟别提他比她年长八岁,几乎是两个时代的人。

    越想越烦躁,心里的感觉乱成一团,他走出调控中心,拿出一根烟出来抽,站了一会,他忽然眼神一凌,连忙往旁边跨了一步,耳边却已经响起凌厉尖锐的爆破声。

    ***

    容羡到邵西蓓家里的时候惊了一大跳,小小的芋艿白色一团蜷在玄关的地方,她瞪着眼睛走过去提起芋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