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www.23xs.com.tw,最快更新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最新章节!

    r50

    去医院看了十六出来,没过一会儿就到了格尔木。

    石头和尼玛把程迦送去长途汽车站,问了到西宁的客车。买票时程迦要给钱,石头死活不让,非给她买了车票,很歉疚:

    “程迦啊,西宁一去一来大几个小时不说,实在费油,不划算。你别见怪啊。”

    程迦说:“没事,坐大车方便。”

    尼玛杵在一旁,红着眼睛不说话。

    程迦摸摸他的头,只说:“注意安全,还没和麦朵表白呢。”

    “程迦姐,你以后来这边,要来看我们。”

    程迦“嗯”一声,却也知道一别或许就是一辈子不见。

    上车前,石头不知去哪儿。车快开了,程迦从包里拿出一条烟给尼玛:“带回去给队里的人抽。”

    尼玛推搡着不肯要,程迦:“你以后还叫我姐么?”

    尼玛忍着泪收下。

    车站脏乱,人挤人,太阳又晒,程迦一直没等到石头,上了车。车快启动时,却听他在后边喊:“程迦。”

    程迦回头,几辆大车在交汇,她惊了一道。

    石头挤过车缝,追跑了来,手里拿着两瓶水和一兜青枣,他个儿矮,费力举着:“程迦,天气热,拿了在路上吃。”

    程迦立刻探出胳膊,把东西接起。

    车开远了,石头和尼玛还追着跑:“记得都吃了,别浪费啊。”

    程迦拉开网兜,拿出一颗青枣,用手擦擦,咬一口,汁水清甜,她的嗓子似乎没那么苦涩了。

    **

    程迦下午回到家里,人没什么精神,洗了澡倒床上睡了。

    不知睡了多久,有人拧门锁,声音轻微,程迦睡眠一向不稳,瞬间醒来。走出卧室,望见方妍在门廊里。

    方妍一愣:“你什么回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

    程迦:“你哪儿来的钥匙?”

    “你妈妈给我的,我约了钟点工给你打扫房子。”

    程迦没说话了,转身去吧台边倒水喝。

    方妍进了屋。她在电话里总能教导程迦,但每次见面,气势都被压,电话里能说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琢磨半刻,也只寻常地问:“工作结束了?”

    程迦“嗯”一声,隔半秒,问:“要水么?”

    方妍觉得稀奇,道:“要。”

    程迦给她倒一杯,放在流理台上,也不端给她。

    方妍自己过拿,说:“你睡眠太浅,那么点儿声音也能吵醒你。”

    程迦捧起水杯,想起最近有几次,她睡得死沉。

    “还是没安全感。”方妍说,完了又觉得不该说。

    程迦没听见似的,从抽屉里摸出烟。她拉过高脚凳坐上去,翘着二郎腿,抽了几口,觉得味儿有点儿淡。

    方妍打量她一会儿,说:“你晒黑了点儿,也瘦了点儿。”

    程迦手指夹下嘴里的烟,挺了挺胸,问:“这儿呢?”

    “……怎么反而大了?”

    程迦吐出烟圈,哼笑一声:“男人揉的。”

    方妍想起那个接电话的男人,想说什么又不想破坏此刻和程迦姐妹般聊天的气氛,便咽了回去。

    她喝着水,转头看见吧台旁的墙壁,吓了一跳。

    黑色的玻璃柜里锁着相机和镜头,像无数人的眼睛。方妍每次来都会吓一跳,她怕极了这面墙。偏这世上唯一能让程迦专一且平静的东西,就是相机。

    前些天程迦失联,方妍很挫败,和身为心理学教授的父亲聊过。

    方父只说:“你和你阿姨一样,觉得程迦找事儿,不听话。可你们都没看到,她在潜意识里自救。得了这种病,她要不每天找点儿事,不追求刺激,她会抑郁自杀。

    你们总指责她不能控制自己,她能控制要你这个医生干什么?”

    方妍羞愧,道:“我被影响了。程妈妈总和我说,不理解程迦已经比很多人优越,为什么还是不幸福?”

    “因为幸福就不是比较出来的。”方父叹,

    “你啊,对程迦有偏见。就像你说程迦家里的相机镜头吓人,只想着分析她是不是又病态了,却没想过,她的遭遇和痛苦,一切连锁反应都源于她父亲死的那夜。

    相机对她来说,不止是职业和恋癖,也不止是父亲回忆的传承,那是她意识的根结和维系。

    你对她,得用心呐。”

    方妍想着,看向那面相机墙,突然又觉得不太可怕了。

    ……

    很快,钟点工来了。

    程迦坐在原地,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方妍嫌钟点工偷懒,盯着督促她把这儿那儿擦干净。

    方妍忙忙碌碌跟打理自家似的,程迦看了她一会儿,终于问:“你晚上要干什么?”

    方妍回头:“没事儿啊。要不,你回家吃饭吧。”

    “不去。”程迦说,“见着她又得闹不愉快。”

    “其实你妈妈挺关心你,她总和我聊你。”

    程迦盯着方妍的脸,隔一会儿了,轻笑:“姐姐,你可真单纯。”

    方妍疑惑,程迦也不解释。母亲和方妍聊她,是为拉近继母女间的关系。

    桌面上手机滴滴响,程迦把烟含进嘴里,拿起来看,经纪人发来微信,说圈里的朋友给她备了接风party,晚九点。

    程迦回了个ok。

    方妍揣摩着程迦刚才的问话,回过味来,有些后悔,说:“那不回家,晚上我们俩去外边吃。”

    程迦低头抽烟:“今晚没时间了,改天。”

    方妍“哦”一声。

    程迦问:“你会做饭么?”

    “啊?会啊,你想在家做饭吃么?”

    程迦咳了咳:“家里比外边干净。”

    “那我明天过来做吧。”方妍说,“你想吃什么?”

    程迦抬眼看她:“红烧牛尾会做么?”

    “我做过红烧排骨,应该差不多。”

    程迦皱眉:“排骨是排骨,牛尾是牛尾,怎么会差不多?”

    方妍说:“那我问问张嫂。”

    程迦淡淡道:“算了,我自己问。”

    方妍没搞清楚她倒地想干嘛,见她没了想继续聊的意思,也没问,又去敦促钟点工了。

    没一会儿,她从洗手间出来,皱眉:“程迦,我给你开的药呢?”

    程迦:“扔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