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www.23xs.com.tw,最快更新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最新章节!

    r49

    彭野忙完手头的事,已经晚上八点。

    准备吃饭时,他想起程迦,去房门口看,里边黑着灯。

    彭野走出保护站,看到夏天的夜空,他无暇欣赏,望一眼烧羊皮的灰烬堆,看见了烟头的光亮。

    程迦坐在地上。

    她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他一眼,继续抽烟。

    彭野说:“准备吃饭了。”

    “嗯,把烟抽完。”她望着星空,说,“我第一次看见北斗七星。”

    彭野抬头,不用搜索,一秒就找到大熊座。

    程迦:“你懂星座?”

    彭野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轻笑一声,说:“你看错了,你现在看的是小熊星座的北极星。”

    程迦:“不是七颗星连成一个勺子么。”

    彭野:“形状不一样。你看的那勺子,把儿是坏的。”

    彭野轻捏她的下巴,往下拉了一点:“这才是北斗七星。勺口对的方向,就你那歪勺的尾巴尖儿,是北极星。”

    程迦很快看明白,果然那个更像正常的勺子。

    “还有别的星座么?”

    彭野坐到她身边,指给她看:“教你个最简单的,仙后座。”他伸出食指,修长的指节,在她眼前的星空画一下,“w型。”

    程迦仰着下巴:“啊,看到了。还有呢?”

    彭野没来得及说下一个,程迦在夜空中画了一条线:“那是银河吧。”

    “对。”彭野略微想了想,说,“看到银河边上,那儿,像鹰一样的星座了么?”

    “……”

    “张着翅膀的那个。”

    “……”

    “其实有点儿像一根叉子。”

    “看到了。”

    “那是天鹰座。”

    “因为像天上的鹰么?”

    “……”彭野无声地笑了笑,说,“是吧。”

    他指到银河对面:“那个菱形,带着手柄的,天琴座。”

    “因为像竖琴?”

    “嗯。”

    “这两个星座中间,有个锯齿的十字形,像展翅的天鹅,是天鹅座。”

    程迦忘了手里的烟,始终仰着头:“真挺像的。”

    她看了一会儿,发现端倪,“这三个星座里,各有一颗特亮的星星。”

    彭野:“那三颗星也叫‘夏季大三角’,亮度高,即使在城市,你抬头也可以看到。”

    程迦于是沉默了。

    彭野起身,说:“吃饭去。”

    程迦仰头:“你才教了六个星座。”

    “88个呢,你现在学得完?”彭野好笑,“以后机会多得是,每晚教你一点。”

    他转头往站内走,程迦摁灭了烟,跟上去。

    前边,彭野叮嘱:“过会儿多吃点蔬菜,你嘴上都冒泡了。”

    程迦“嗯”一声。

    “肉也多吃点,这些天营养没跟上。”

    程迦又“嗯”一声。

    吃完饭快晚上10点。

    一二队的人早出发巡逻,三四队的大伙儿这些天都苦坏了累坏了,也脏坏了,一个个只等着好好洗个澡,再睡个安稳觉。

    站里只有一个冲凉房,男人们让着达瓦和程迦先洗。

    洗完了,达瓦去户外用自然风吹头发,程迦说懒得跑,坐在房里抽烟。隔着一扇门,走廊上男人们嘻哈笑闹,牙刷瓷缸脸盆拖鞋各种响。

    程迦开手机,看了一眼三小时前收到的机票信息。

    很快,走廊上安静下来,响声远远地去了冲凉房。

    程迦掐灭烟,换上高跟鞋走出去。

    黑色的鞋面,红色的底。

    简陋的走廊,她的鞋踩在水泥地上,不像在地板上那么响。

    她推开冲凉房的门,朦胧的水汽扑面而来。隔间里,男人们笑闹着,说话聊天,打肥皂,冲澡。

    隔间门关着,她不知道彭野在哪一间。

    她关上背后的门,手微微发抖。

    男人们在弥漫的水汽和肥皂香里搓澡笑闹,涛子突然喊:“七哥。”

    彭野应了声。

    程迦朝他走去,高跟鞋声隐匿在杂音水声里。

    她推他的门,推不开;她拿指甲挠两下,里边的人察觉到什么,半刻后,拉开插销。

    狭窄的隔间里,彭野赤身裸.体,头发上身上全是水,连眼睛都是湿漉的,诧异的。

    程迦闯进去撞入他怀里,紧紧搂住他,呼吸在一瞬间就急促起来。

    彭野立刻把门锁好。

    她把他推到墙上,脱自己的上衣,彭野帮着脱掉她的裤子。

    隔间里的男人们在调侃尼玛,说起麦朵,尼玛急咻咻地和他们辩解。

    彭野转了个身把程迦压在墙上,两人紧紧搂在一起,激烈地亲吻。

    水雾覆盖两人的身体,湿润,滑腻。耳边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声掩盖了一室的喧嚣。

    他摸到她膝盖下,抬起她一条腿,想有所动作,程迦不小心打了个滑,她身上全是水,瓷砖墙壁太滑,她站不住。

    彭野另一只手绕到她另一边膝盖下,把她整个抬起来,摁在墙上。

    她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在夹缝中颠簸。她歪头靠在他耳边,含着他的耳垂,嘤咛出声,只限他一人听到。

    尼玛在一旁着急地嚷:“七哥,你管管他们!让他们别乱说!”

    彭野手腕支着程迦的腿根,贴着她的身体,吻咬她的脖颈。

    石头笑:“你看,老七都不管你了。你就承认吧。”

    程迦夹住他的腰,窜坐到他身上。

    胡杨说:“对了七哥,咱们明天去沱沱镇,几点起啊。”

    程迦置若罔闻,咬他的耳朵,沉沉喘息。他脸上脖子上头发上浓烈的皂荚清香叫她迷醉。

    彭野沉了声音,说:“六点。”

    他眸子清黑明亮,盯着程迦,她面色潮红,眼睛湿润而迷离,细眉狠狠蹙着。

    隔间里的人一个个洗澡离开,涛子喊了声:“七哥我走了。”

    彭野说了声:“好。”

    最后一个人离开冲凉房,程迦终于忍不住,含住彭野的耳朵,呜咽出来。

    ……

    末了,

    彭野缓缓把她放下,身体把她压贴在墙上,她软绵绵的,没有气力。

    他低头抚摸她的头发,抬起她的下巴,亲吻她红润的脸颊。

    她没有丝毫抗拒。

    身体的痉挛消退过后,她绵软地搂住他的腰,歪头靠在他怀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