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www.23xs.com.tw,最快更新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最新章节!

    清平岁月(6)

    结巴是个勤快的人, 自小没人待见,以看护义庄赚取那点饿不死的薪俸勉强维持不饿死。也因着那个活儿, 三亲六故的基本不怎么来往, 也就是一个表侄儿,三教九流的都接触, 常用义庄隐藏一些见不得人的人或是事, 除了跟他来往的频繁些, 别的都不走动了。他只是因为缺陷跟人走动的少, 但不是说他的脑子比别人笨。相反, 他脑子里算计的很明白。

    在京城的时候, 表侄儿跟他将事情说了, 他心里就门清似得。

    这是自己的机会。

    因此上, 路上哪怕是遇到土匪,也完全可以半路自己走了。反正手里有出发前就得了的银钱,再不然, 还有那么一辆马车, 这马车再不值钱,也值几十两银子……这些钱要是在大北边,买上几亩地, 找个寡妇成家过日子, 也是能的。

    但是他没有。坚持的跟着主家来了。

    自己不是卖身的下人,对外也只是雇佣来的。但是银钱一点也没少,主家奶奶说了,一个月一两的银子, 管吃管住,一年四季,每季两身衣裳。这就是鼎鼎好的日子,至少进出,这都是活人。

    本来院子里有俩不爱做活的女人的,可如今也被打发出去了。他瞧出来了,主家要的就是忠心的人。

    因此上,当瞧见新来的仆妇有爱听壁角的毛病,他总是发出点动静来,叫主家在里面知道。主家面上没说什么,只做不知道,但他心里有数,主家是知道的。

    比如晚上这俩酸菜包子和一碗小米粥,都是主家的小少爷亲自端来的。倒座房那仆妇守着厨房饿不着,但主家没想着她,可见,比起她来,主家还是更喜欢自己的。

    他吃了热腾腾的包子,然后喝了汤。就着热水把碗洗了,放在外面的窗台上。炉火拢了拢,这就睡觉。这里是深宅大院,比外面安全的多。不说这宅子在村里的正中间,从村口到里面不容易。只说宅子,外院住着几十个护院,养着十几条狗,安全是特别安全的。

    但他在义庄呆的,习惯了。有点风吹草动,必然是要醒的。

    活人呆着的地方夜里有动静不奇怪,死人呆的地方夜里有动静那是要吓死人的。没人天生就是胆大的,这些年,他也练就了一身本事,那是说睡就能睡着,外面稍微有点动静,他立马就醒。

    今晚,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其实从大门朝里,一层门一层门的,到四房这里,得有一里路了。可睡了一觉,得有子时前后,他先醒了。醒了也不点灯,穿着衣服靠在炕上,闭着眼睛听着。

    好似又没有什么动静。

    这才说是不是听错了,就猛的听到外院一震狗叫声,先是一声,再接着叫成一片。

    他蹭的一下下炕,挑着灯就出去了。不知道外面什么事,院门肯定是不能开的。

    然后他回头看,正房和角房的灯都亮了,紧跟着,正房的门先开了,四爷从里面出来。他将手里的灯举起来,表示他在。然后摆手,叫他别过来,他在这里看着呢。

    四爷哪里能不过去,他裹着衣服过去,拍了拍结巴的肩膀,“没事,开门吧。”

    说着话,琨哥儿就跟了出来,手里也拿着灯,“爹,怎么了?”

    四爷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得看看去。

    其实也用不上灯,雪没停,只是小了一些。之前的雪没扫干净,就又是一层。这雪白亮亮的,周围的一切都看的很清楚。

    琨哥儿跟着他爹走出去,整条甬道里空荡荡的,只有夜里夹着雪的风。

    抬眼看去,离自家门口有一点的位置,有一排特别清晰的脚印。这脚印也是奇怪,只有朝这边走的,没有离开的。可问题是,这条巷子里就是没人呀。

    四爷跟结巴说了一声:“你看住门口。”然后叫一定要跟着的琨哥儿,“跟着我,咱们走墙根。”

    不破坏现场。

    林雨桐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了,这会子也跟着起身了。那边璇姐儿跟白氏吓的够呛,她先过去给那俩作伴,外面就传来珅哥儿的声音:“娘和嫂子妹妹安心呆着,我在院里。”

    这大冷天的,又是晚上。

    林雨桐就叫白氏和璇姐儿,见两人都穿好了,“那就裹着被子,去书房小炕上躺着去。”

    今儿晚上,只怕是不敢单独睡了。一家子守在正房也就是了。

    把这俩先安顿好,又把琪哥儿叫起来,挪到自己和四爷住的屋子,那屋子炕大,且睡去吧。出来的时候见珅哥儿将炉子捅开了,给里面添炭,她叫孩子去睡,“娘在外面守着。”

    “儿子跟您作伴。”珅哥儿把凳子挪到炉子边上,叫林雨桐坐。

    这是个叫林雨桐都觉得罕见的贴心又温和的男孩子。

    坐着无事,隐隐的,能听见巷子里传来说话声,她转移孩子的注意力,怕他害怕,“跟娘说说,跟文家的婚事,你是怎么想的?”

    文家那姑娘,在正院住着陪徐氏。吴姨娘要伺候徐氏,也将文家那姑娘使唤的滴溜溜转。她得问问儿子是怎么想的,看这个亲是要怎么结。

    那天文氏提婚事,四爷给拒了。路上的事,叫四爷心里没底……可要是儿子非这个姑娘不行,这就得尽快的弄清楚里面的事情。

    却不想珅哥儿低着头一直没说话,林雨桐以为是害羞的时候,他抬起头来,“……我……我能不娶文家表妹吗?”这么说着,他有些慌张,“……我……我不是嫌弃文家没人了,文家表妹没有娘家……娘,我不是嫌弃这个……我是……我就是不想娶她……”

    嗯?

    林雨桐一愣,“不想娶……是你心里有别的姑娘了?”

    珅哥儿摇头:“……不是……就是不想娶……”

    这边正说着呢,就听见脚步声从外面传来,这个话题到这里就打住了。

    四爷和琨哥儿一身冷气的进来,林雨桐赶紧把热水递过去。

    “这风吹的。”四爷端着杯子直搓手,当着孩子跟桐桐的解释是:“没事,外院惊动了,安心睡吧,各处都守着人呢。”

    林雨桐就当是没事,看着琨哥儿把热水喝了,就叫他们去里面炕上睡,“去吧,炕大,先凑活一晚。这会子你们那屋里,热气都跑完了。”

    哥俩知道父母有话要说,就直接去了里面,挤着去睡了。

    等门关上了,四爷才低声道:“西院进来人了,奔着就是西院来的。不过到了三房门口,却没选择进去……不知道是因为外院的人发现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人跳起来蹬着墙翻出去跑了。倒是身手不错……”

    林雨桐的声音就更小些:“要是二房不跟着老太太住,原本,三房的院子是归二房住的。”

    这么一并排五个院子,第一个院子是金匡和徐氏住,第二个院子是大房住。第三个院子是三房住,自家住的是第四个院子。

    之前,以为文氏会跟着金匡和徐氏住的,所以,自家直接就选了第四个院子。

    如果一次是巧合,那么第二次,绝对不是巧合。

    只是不知道,此人是奔着文氏来的,还是奔着文氏的侄女来的。

    因着两边都住着孩子,这个问题就此打住,林雨桐进书房跟璇姐儿和白氏凑活,四爷去里间跟三个小子挤一挤。

    但因为这事,林雨桐还是对住的屋子,再做了一次调整。叫琨哥儿和白氏,两口子住一块,住璇姐儿原来的屋子。把璇姐儿挪到书房,另一边角房叫珅哥儿和琪哥儿作伴。

    如此,就都在正屋住着,放在林雨桐和四爷的眼跟前,便是院子里正真进人了,也有个照应。还特别叮嘱他们,“晚上只管关着门,没有我们叫门,谁叫门都不许开。”

    很有些杯弓蛇影。

    然后这么一说,不光是三个小子习武积极了,便是璇姐儿,也愿意一早起来,打上一趟拳。

    可光是防备着也不是办法,还得知道根子在什么地方。

    关于文氏,有些话四爷不好问,便是金匡这个公公,也不好问。徐氏是指望不上的,她把对二儿子的感情,全都倾注在文氏的身上了。

    因此,林雨桐今天,打算去见见文氏。

    晌午做了饺子,香菇馅儿的。她盛了两碗,用篮子提了,出了东院,往老太太院子去了。

    如今天冷,便是下人,也不怎么在外面活动。院子里冷冷清清的,沿着回廊一直朝里走,那院墙上探出几只红梅的就是。

    远远的闻见梅香,院门也开了。没想到的是,老太太站在凳子上,正拿着剪子,剪梅花枝。跟前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她唬了一跳:“老太太,您这是干嘛?住了一院子的孙男悌女,叫谁来弄不行呀?再给摔了!”

    说着话,人就到了跟前。篮子随手就放了,过去扶老太太下来,“您要哪枝,我上去给您剪?”

    老太太摆手:“别人剪有什么趣儿?你一边站着……瞅瞅这枝怎么样?”

    “好好好,好看。”林雨桐帮她扯住,由着她剪了,然后才扶她下来,“您是真不怕冷。”

    老太太捧着梅花,也不要林雨桐扶,就率先往屋里去,屋里已经准备好花瓶,素净的白瓷瓶子,趁的花更艳了,“这是给你祖父的,你把篮子放下,去祠堂,把这个给你祖父供上。”

    林雨桐就把篮子里的饺子端出一碗来,“您尝尝……”

    还有一碗没拿出来,这就是告诉老太太,这是给别人的。自己供了梅花,还会再回来。

    老太太跟没看见一样,拿起筷子就吃,不热乎了,却也不凉。

    林雨桐见她像是没什么要叮嘱的,就直接捧着梅花去了。却不想推开祠堂的大门,就看见一身素白的文氏,跪在祠堂的蒲团上。她面前的地上一堆的黄豆,边上一个盆,里面有一层的黄豆了。这是在祠堂里数豆子。

    她的第一个感觉是那老太太成精了,猜到自己是为了寻文氏来的。所以打发自己过来了。

    可既然知道自己找文氏,那必然是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找文氏……文氏又在这里数佛豆……那必是文氏身上确实有不妥当的地方。

    她站在门口愣了一下,那边文氏轻轻叹了一口气,重新将盆里的豆子倒出来,“数错了……”

    那就得重新数。

    “是我惊扰到二嫂了。”林雨桐进去,将红梅供奉上,然后磕头。这才起身看向文氏,“不好意思。”

    “不是你的错。”文氏面色平和,自己先道:“今儿我已经重数第三回了。”

    这是承认她自己心不静。

    林雨桐蹲下去,跟她面对面,“昨晚……”

    才说了这两个字,文氏的面色微微一变,才放进盆里的几个豆子又被她倒出来,重新再数,“弟妹要说什么?昨晚的贼人……跟我无关。”

    林雨桐皱眉,“大户人家闹贼,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二嫂怎么会认为跟你有关?”

    文氏有些讶异,微微挑起眉头,“那弟妹此来……”

    “是为了珅哥儿和岚姐儿的婚事。”林雨桐这么说。

    文氏松了一口气,“这事……弟妹做主便是。”

    “我做主……那……”林雨桐直接起身,“那两个孩子的婚事就此作罢吧。”

    文氏愕然的抬头,跟林雨桐的目光正好对上,这一眼,叫文氏有些怔忪,她一直以为林氏是个蠢的,是个见识小的,可这双清凌凌的眼睛,却告诉她,这个人不是。

    两人对视了良久,文氏先退了,她继续数她的佛豆,然后嘴里应了一声‘好’。

    林雨桐抬头,跟站在祠堂外面的岚姐儿面对面。岚姐儿一步都没往里面迈,只朝林雨桐福了福身,“……我来看看姑姑……”

    这也是林雨桐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个姑娘,她跟她姑姑有些相像,不及她姑姑美艳,但却比自有一股子清丽。这样一个姑娘,其实很难有哪个小伙子能拒绝的了。但是珅哥儿偏偏就拒绝了,岂不是奇哉怪哉。

    文氏曾急切的想促成岚姐儿跟珅哥儿的婚事,这话说出来才没两天,可今天自己说要毁了亲事,她一句都没多问,也没多说,直接就应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文氏宁肯毁了婚事,也不愿意跟自己多说什么。那么自己要问什么,对什么事好奇,从她嘴里是休想得到想要的。

    这么一个狠心若此的人,逼问是没用的。就跟她也知道,在自己面前敷衍是不能过关是一样的道理。

    她没有多话,此时,自己也不用多费唇舌了。

    转身,再上了一炷香,她就从里面退出来,只留下那姑侄在那里。她没故意放慢脚步去听人家说什么,听也没用,要是随便能说的事,她也不会这么隐着就是不言语,哪怕是搭上她侄女的婚事。

    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